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中南建设信披门|蹊跷的计提减值 深交所也看不下去了>>您当前位置: > 优德88官网网站 >

中南建设信披门|蹊跷的计提减值 深交所也看不下去了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2-05-25 17:43

html模版中南建设信披门|蹊跷的计提减值 深交所也看不下去了

4月27日,深交所向中南建设发去了问询函,要求该公司进一步说明年报业绩“变脸”的详情。深交所出手的背后,是中南建设备受诟病的业绩变脸: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3.82亿元,这一数值,与1月29日《2021年度业绩预计下降的公告》中披露的预计盈利7.08亿元-21.23亿元相差甚远,不止如此,从该公司公布年报后,业绩预告偏差和减值计提不断修订。

诡异的38.6亿元

4月27日,深交所向中南建设发去了问询函,要求说明年报业绩变脸情况。深交所认为,中南建设未能及时就业绩变脸情况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。

4月25日晚,中南建设发布2021年度财报。2021年,中南建设实现营收792.1亿元,同比增长0.78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33.82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147.78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-40.36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171.51%。

同时财报显示,中南建设大幅增加了对各项应收款项和存货计提的减值准备38.6亿元,由此导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产生亏损33.82亿元。但这一数值,与1月29日《2021年度业绩预计下降的公告》中披露的预计盈利7.08亿元~21.23亿元相差甚远。

深交所要求,中南建设应于5月16日前对部分问题进行详细说明。包括详细列示年报补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项目所处位置、业态、开发建设情况;应收票据、应收账款、其他应收款的欠款金额前五名、本次计提大额信用减值损失的欠款方的具体情况;结合相关合营、联营企业的经营情况及财务状况等,说明公司报告期未对相关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的合理性、合规性等等。

深交所的问询内容包括:中南建设报告期对应收票据、应收账款、其他应收款共计提8.61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,较上年大幅增加超过1000%;中南建设报告期末长期股权投资余额为271.57亿元,报告期未对涉及合营、联营企业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。

此外,2021年中南建设营业收入较上年仅增加0.78%,但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、利息费用分别较上年增加33.16%、23.15%、67.47%。深交所提出,需说明期间费用增幅远大于营业收入的原因及合理性、期间费用较上年同期较大幅增加的原因。

业绩洗澡可能性有多大

中南在计提方面的问题,不止于深交所提出的上述种种。

在业绩说明会召开当晚,也就是26日,中南建设便发布修订公告:2021年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由38.58亿元变更为38.83亿元,各项资产减值准备余额由61.2亿元变更为61.21亿元,减少2021年度合并报表利润总额由38.05亿元变更为38.83亿元……一天一个变化,先出来解释,再出来改正解释,一个年报6个更正“版面”。

对于业绩变脸,中南建设董事兼总经理陈昱含接受采访时回应称,无论是偏于乐观的业绩预判、对会计准则的理解偏差还是实际交付的延后等等都是表象,更深层的问题是公司管理和能力上的明显短板。另外,陈昱含表示,“感谢审计师事务所的严苛把关,让年报以更谨慎、更保守的态度挤出水份,呈现更真实的业绩面貌。”

更需要注意的是,2020年4月,中南建设发布关于2020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,对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,2020年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合计6.03亿元。仅一年时间,中南建设的计提减值就高出了30多个小目标。

对此,同策咨询中心分析师肖云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地提出,理论上中南建设存在“业绩洗澡”的可能性。当前行业一二级市场都不好,索性在低位把之前的亏损、坏账、折旧、以及预期中的亏损等等在净利润中计提扣除掉。等到市场好的时候再补加回来,就会形成业绩大幅增长的现象。但这样的操作并不能代表公司当期的真实业绩。

“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的操作是被允许的,利来手机娱乐,如果公司项目已经出现亏损情况,但没有计提减值,那公司最后处理这个项目的时候,对公司财务报表影响会更大。当然,计提减值的数据基本是估算的,且有人为因素,所以会和实际情况存在差异。”肖云祥进一步表示。

地产分析师严跃进也表示,上市公司业绩披露要考虑股价的稳定性,其他年份如此计提减值,肯定会引起资本市场的大幅波动,但当前市场节点,反而会给市场以“符合”预期的感觉。

情况恶化恐遭重点监管

“如果说2021年楼市的情况比较复杂、企业需要对业绩反复盘算,可能会出现调整的情况,但像中南这种情况的,不止于房企,整个境内上市公司层面可以说不多见。”沪上某上市公司董秘直言,考虑到3、4月疫情因素,总部在上海的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受到影响都属于正常现象,交易所也给了政策,但一改再改的情况从常规经营数据到社会责任报告,恐怖就不能用疫情来简单解释。

上述人士称,特别是出现了50亿左右的利润的差额,一定是出了比较大的问题,不是一两个项目的事,深交所的问询函已经是较为克制,还尚且停留在业绩变脸未及时披露方面,如果未来中南的信披更正数量持续增加,考虑到房企目前的情况并没有好转,不排除会重点监管。

事实上,中南的局面确实不容乐观。就在深交所问询函下达的前日,在中南的业绩会上,陈昱含也承认:“中南建设交出了一份历史上最差的答卷。2021年中南建设为了保证现金流安全,不得已对利润做出了牺牲,说明中南建设当前的规模与自身能力和安全要求仍有错配,内外部压力下的缩表出清力度仍然不够。”

北京商报记者 王寅浩




上一篇:5nm Zen4止步16核 Intel酷睿将首次多核领先:24核32线程
下一篇:没有了